首页 >>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 详细内容
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增强乡村治理“硬核”能力
—陕西省留坝县乡村治理与社会经济协调推进机制的探索与实践
发布:2021-04-13 来源:陕西省法学会  作者:  编审:admin  浏览量:62 

留坝县地处秦岭南麓腹地,总面积1970平方公里,辖7个镇1个街道办事处、76个行政村(社区),属于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6年前,集体经济“空壳村”有46个,其余39个村有零星积累,由于村集体经济薄弱,村党支部、村委会成为游离于群众需求之外的“维持会”。2016年,该县创新性地成立了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具备市场法人资格、属集体经济组织。2017年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工作中,留坝各村成立了规范的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股份社”),全部实行了“大三变”,与政府(县扶贫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联合成立了新的扶贫合作社(简称扶贫社)。村支书担任理事长,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担任监事长,组织群众发展经济、管理村务、服务群众,奠定了乡村治理的经济基础,夯实了乡村治理工作的责任主体,走出了一条以村级集体经济为坚实依托的乡村善治之路。 

县上选定了“四养一林一旅游”(养猪、养鸡、养蜂、养菌;林下经济;旅游产业)“长中短”结合的主导产业,构建起由政府、龙头企业、扶贫社、小农户四位一体的主导产业闭环。产前由政府聚合生产要素、控制种源、制定标准、规范市场秩序,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为产业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扶持引进12家龙头企业跑市场、拿订单。产中县上聘请20余名有实践经验的专业技术员,为产业农户提供全天候、保姆式技术服务。产后龙头企业按订单完成农产品销售。在这个产业链条中,政府、龙头企业、扶贫社承担了所有产业风险,最弱小的产业农户实现了“零风险”生产。

村集体经济组织在产业链上承担着核心枢纽角色:前期,全县75个村承接政府资源,建起主导产业基地  210个,总价值2.1亿元,全部属于集体资产。所有机械、厂房、冷库、水、动力电等基础设施不再需要农户个体投入,群众只需租赁使用,大降低了农户发展产业的门槛。中期,组织群众以基地为依托实施生产、组织技术培训、完成订单。农户个体只需完成生产订单。后期,扶贫社对接龙头企业,完成订单,销售农产品;这种产业模式以扶贫社的产业基地为依托,把全县86.2%的农户和100%的贫困户镶嵌在产业链上,彻底改变了以往个体农户单打独斗、提篮小卖的落后生产方式,极大提高了农民的组织化程度。近三年,代料食用菌产业规模增长283%,特色经济林增长42.7倍,产业发展始终保持较好增长势头。2020年,“四养一林”产业带动农户人均增收5100元,比2016年增长59.4%;全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4300元,较2016年增长63.5%,留坝农业增长值连续三年稳居全市第一。群众在家门口就有活干、有钱赚,近三年,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比例由71%下降至39%,原来只有空巢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的乡村重新恢复了生机和活力。

村扶贫社运营集体资产、为产业发展提供有偿服务、入股国企、联合办企业发展旅游、基地运营管理等方式,初步建立起了集体经济多元化的增长机制,2017年底,“空壳村”全面消除,2020年底,75个村集体积累账面8875万元,经营性资产2.1亿元。以集体经济为基础,让所有村民“共享发展成果”,推动全体农户成为乡村治理主体,具有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有了持续健康发展集体经济的支撑,健全农村社会化服务体系就有了保障,村扶贫社下设“三队”即:卫生保洁队、自来水管护队、道路管护队负责基础设施和公共卫生的日常维护管理,管理费用由集体积累承担,大修资金由政府项目资金解决,这样就构建起了“国办、社管、民用”的农村基础设施长效管护机制。实现了农村自来水管道损坏淤堵有人修,村上垃圾池有人清理、公共卫生有人打扫、水电路小修小补有钱办的目标,公益事业进入有人干事、有钱办事的良性运转。

扶贫社的集体经济属性确立了农户之间平等共生、农户与集体经济之间共同发展的关系,2020年全县集体经济分红共计967.7万元,分红最多的村户均18235元。家庭收入结构的变化和增加,成为引领小农户全面参与乡村治理核心动力。该县因势利导创新建立了“两会一规一屋”多措赋能乡村治理。“两会”即村道德评议委员会和“院坝说事会”,“一规”即村规民约,“一屋”即“德美屋”。“院坝说事会”由全体村民参与,村道德评议委员会由村里德高望重的党员、乡贤组成,是对村民日常遵守道德规范表现进行评议的自治组织;村规民约、村集体收益分配的办法、收取卫生费、水费等事关村民切身利益的大事要事都由全体村民参加的院坝说事会议定。“德美屋”是平时兑现评议得分的奖励机制。道德评议委员会每季度对村民进行评议赋分,好人好事积正分上红榜,不良表现积负分上黑榜,积分即可以到“德美屋”兑换生活用品,又与年终集体分红挂钩。这一套正向激励和反向约束并重的机制,让乡村道德建设的“软”内容具备了“硬”约束力。近两年全县评选出“道德模范”、身边好人83人,诚信模范146人,卫生模范家庭287户,“红榜”表扬580余人次,“黑榜”曝光批评170余人次,一套组合拳下来,崇德向善社会氛围初步形成。

以村集体经济为枢纽的村级组织体系重塑,使小农户个体收入与集体经济共荣共兴,进而将小农户紧紧绑定到集体经济为主体的乡村共建、共治、共享体系中。农户的勤劳进取、孝老敬亲等表现在乡村的熟人社会中被弘扬和放大,不遵守公序良德将受到村民舆论监督和村“两委”的经济处罚,使农村基层治理有了制度化、组织化的手段,让“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这样的乡土人情、朴素信仰得以激扬,最终实现了基层组织的政治权威与内生的社会权威、经济权威相统一,自治、法治、德治相统一,党在农村的工作方向与群众需求的乡村善治相统一。

版权所有 2008-2021 [陕西省法学会 www.sxfx.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