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学研究 >> 案例展示 >> 详细内容
案例四:宝某公司诉海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发布:2017-04-26 来源:  编审:admin  浏览量:11 
案例四:宝某公司诉海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宝某公司诉海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宝某公司某期项目建设过程中,施工方海某公司多次无故停工,并以停工为手段要求建设方宝某公司额外向其支付费用,截止宝某公司向业主交房时间(2012年4月30日)工程依旧未竣工。
 

    2012年5月5日开始,海某公司第三次无故停工。5月19日起,因担心工程烂尾,宝某公司的业主连续三次围堵了西某路及宝某办公室。5月22日,某区建设局与某街道办事处为避免发生更加严重的群体事件,联合向宝某公司发文,要求该公司积极解决与施工方矛盾,尽早完工交房,做好业主接待与安抚工作。


    2012年6月2日,宝某公司在业主督促交房、逾期交房违约金、政府行政处罚的多重压力之下,和海某公司签订了《协议》。协议约定:一、宝某公司同意在“合同”价款外支付海天公司360万元,海某公司保证尽快开工和交工,此款不计入双方的合同总造价范围;二、协议签订之日起给付海某公司四月份工程款100万元及本协议款项100万元,海某公司保证进入正常工作状态后,按照给宝某公司提供的工程进度表,每日完成当日的工作量一周后(即12天内)宝某公司再付260万元;三、海某公司同意协议签订之日起开始施工,保证2012年7月23日前必须完成二层以上工程量并达到给宝某公司承诺的交房条件,若海某公司不能按期完工,每拖延一日按总造价的万分之三处罚;四、其他条款按合同执行。2012年6月19日之前宝某公司分两次向海某公司支付了该360万元,宝某佳苑项目7月9日竣工,7月20日经建设、勘察、设计、施工、建立单位竣工验收。


    2013年5月,宝某公司将海某公司起诉至西安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所依据事实及理由为,海某公司乘人之危(业主交房压力、迟延交房违约金压力、政府行政处罚压力)以胁迫手段(无故停工)逼迫宝某公司签订了违背意思表示的《协议》,且宝某公司向海某公司支付的360万元系施工合同外价款,根本没有付款依据,故诉请法院依法判令撤销《协议》,并判令海某公司返还360万元。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以(2013)雁民初字0358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撤销宝某公司与海某公司于2016年6月2日签订的《协议》,海某公司返还宝某公司360万元。
 

    海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原一审判决,驳回宝某公司的诉讼请求,上诉理由是,第一,宝某公司二期项目迟延竣工的原因是,裙楼与地下车库施工中的两次严重塌方、土方开挖工程延误工期在6个月以上,且宝某公司提供的甲供材迟延及质量标准降低也导致停窝工现象严重;第二,协议约定的360万元,系宝某公司上述违约行为对海某公司造成损失的补偿;第三,海某公司没有胁迫、乘人之危的行为发生。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海某公司不服二审判决,申请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指令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本案再审中认为:海某公司主张360万元系宝某公司向其支付的窝工损失因证据不足,法院依法不予支付;宝某公司主张海某公司以停工行为导致其违背真实意思签订协议并支付合同外价款360万元构成乘人之危的请求成立,因此,海某公司请求该协议合法有效的主张不成立,依法不予支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做出(2015)西中民再终字第0003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维持(2014)西中民四终字第00127号《民事判决书》。本案已执行完毕。


    (案例推荐单位:陕西永嘉信律师事务所)


【专家点评】


    宝某公司与海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争议焦点是:建设单位宝某公司在“合同”价款外支付给施工方海某公司的360万元能否请求返还?对此,宝某公司主张其支付给海某公司的360万元系海某公司以停工、拖延工期将导致其对购房消费者承担巨大经济损失的威胁下被迫达成的支付协议,因此要求撤销该协议、要求海某公司返还360万元。而海某公司认为宝某公司支付给他们公司的360万元系其因所供电线、电缆不符合设计要求造成的窝工损失,不应返还。法院在审理中抓住了海某公司使用了宝某公司所供电线电缆材料的事实,认定海某公司主张360万元系宝某公司向其支付的窝工损失的证据不足,法院依法不予支持;宝某公司主张海某公司以停工导致其违背真实意思签订协议并支付合同外价款360万元构成乘人之危的请求成立,判决海某公司返还宝某公司360万元。后经西安市中级法院二审和省高院指令西安市中院再审均维持了一审判决。建设工程施工过程中,施工方以各种方式额外索要工程款而引发的纠纷屡见不鲜。建设方出于工期、资金、业主、政府等多方面压力处于不利地位,通常会选择妥协接受施工方额外增加工程款的不正当要求。虽然《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但在现实生活中,如果建设方想通过诉讼追回被迫支付的额外工程款也往往会因支付该款项系建设方同意而得不到法院支持,这就更助长了承包方的不诚信行为。此案中建设方最终胜诉并追回360万元损失的判决结果,为建设方通过诉讼解决此类纠纷,维护其合法权益提供了有力的参考,也为法院处理此类案件提供了指引。这对于维护建设工程合同秩序,维护社会稳定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本案涉及的一个法律问题就是胁迫和乘人之危的认定。乘人之危和胁迫均存在一方当事人处于不利境地的事实,但在胁迫情况下,受胁迫一方的不利处境是胁迫方的胁迫所造成的;而在乘人之危的境况下,危难方的不利境地是自身原因造成的。在本案中认定海某公司构成胁迫还是乘人之危,关键是看宝某公司的不利处境是因自身原因客观存在还是海某公司的行为直接造成,如果是海某公司以停工相威胁使宝某公司处于不利处境,就构成胁迫行为。
 

    (点评人: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科学》主编  韩松教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20 [陕西省法学会  www.sxfx.org.cn] Powered By [西部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