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学研究 >> 案例展示 >> 详细内容
案例七:王某诉某市某区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复议案
发布:2017-04-26 来源:  编审:admin  浏览量:8 
案例七:王某诉某市某区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复议案

 

 

王某诉某市某区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复议案


【基本案情】


    原告王某诉称:原告居住在陕西省某市某区某镇某家庄7l号(门牌号:某社区73号),并享有该房产的所有权。2013年11月6日,原告向某市国土资源局某分局(以下简称“某国土分局”)提出公开某镇某庄71号房屋征收项目的建设单位的用地预审意见政府信息的申请。 因2013年11月20日某国土分局作出的《关于王某信息公开申请表的答复》没有明确告知某市国土资源局的联系方式、没有加盖公章,存在违法。2013年11月28日,原告向被告某市某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某区政府”)申请复议,请求确认某国土分局答复违法;责令某国土分局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定期限对原告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重新予以答复。2013年12月20日,被告作出某告字[2013]1号《行政复议告知书》,告知原告向某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某市政府”)或某市国土资源局(以下简称“某市国土局”)提出申请。原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规定,原告有权向被告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告知原告向某市政府或某市国土局提出申请没有法律依据,损害了原告的利益。请求依法确认被告作出的某告字[2013]1号《行政复议告知书》违法。
 

被告某国土分局辩称:首先,某国土分局并非适格被告。2008年某国土分局已经上划至某市国土局垂直管理,并更名为“某市国土资源局某分局”,为某市国土局的派出机构。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原告应依据改制后的隶属关系向某市政府或某市国土局申请复议,被告并非本案的适格被告。《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中的“等”表示“包括但不限于”,法律条文在表述方面有局限性,不可能将所有的情形列举,该条规定的主要意思是指只要是实行垂直领导的行政机关,都应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其次,行政复议告知书合法有效,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虽然被告不是行政复议案件的受理部门,但被告还是向原告告知了申请复议的途径,且行文格式及内容完全符合规范,并无违法之处。涉案告知书本身不是具体的行政行为,而是对行政复议受理部门的明示,原告不能就该告知书违法与否提起司法确认。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王某的诉讼请求。


【裁判结果】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5月22日作出(2014)某初字第00004号行政裁定,驳回原告王某的起诉。宣判后,王某提出上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8月12日作出(2014)陕行终字第00027号行政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王某因对某国土分局作出的《关于王某信息公开申请表的答复》不服,向被上诉人某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3年12月20日,被上诉人作出某告字(2013)1号行政复议告知书,告知上诉人王某该行政复议申请依法应当向某市政府或某市国土局提出。某国土分局为某国土局的派出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五条第一款(二)项“对政府工作部门依法设立的派出机构依照法律、法规或者规章制度,以自己的名义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设立该派出机构的部门或者该部门的本级地方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的规定,上诉人王某对某国土分局作出的信息公开答复不服,可以向设立该派出机构的某市国土局或该部门的本级地方人民政府即某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上诉人某区政府因不是该复议申请的受理机关,其在接受上诉人王某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对上诉人王某进行了告知。该告知行为并未对上诉人王某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亦未发生任何法律效果,上诉人王某申请行政复议的权利并未丧失,故被上诉人某区政府的该告知行为不属于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之规定,该告知行为亦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一审法院裁定驳回王某的起诉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王某的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王某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案例推荐单位: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
 

【专家点评】


    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对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行政行为的理解和界定。在我国相关法律制度中对行政行为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作为受案范围的行政行为理解和界定,一方面应当有利于保护当事人诉权及其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要防止滥用诉权和无实际法律意义的程序游戏或折腾而导致浪费司法资源。根据理论并结合司法实践所形成的主流性基本共识就是行政行为是指行政主体所作出的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产生一定法律影响的行为。具体而言,无论这种行为属于实体性行为还是程序性行为,其应在内容及其效果上表现为赋予、剥夺、变更或限制当事人一定的权利义务,或者能够在法律上导致赋予、剥夺、变更或限制当事人一定权利义务的确认法律事实或者法律关系的行为,是一种行政处理决定或类似于行政处理决定的行为。对于行政机关那些尽管具有一定的观念或者意思表示,但未形成行政处理决定或类似于行政处理决定的行为,则不构成可诉的受案范围意义上的行政行为。该案中,行政机关就当事人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本机关管辖权限范围的情况下,以告知书形式告诉当事人依法应当申请行政复议的途径及机关,只是一种程序上的观念意思表达,并未作出或者形成对当事人权利义务具有一定行政处理决定或者类似于行政处理决定的行为,因而不具有可诉性。
 

    (点评人:省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会长、西北政法大学  王周户教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20 [陕西省法学会  www.sxfx.org.cn] Powered By [西部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