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学研究 >> 案例展示 >> 详细内容
案例九:榆林市某酒业商标侵权案
发布:2017-04-26 来源:  编审:admin  浏览量:7 
案例九:榆林市某酒业商标侵权案

 

榆林市某酒业商标侵权案

 

【基本案情】
 

    1999年10月20日,某公司成立。2001年该公司“某”牌某白酒、老某白酒获“国家权威检测合格产品”证书。2003年“某”牌某酒、老某酒获“陕西省2002年安全优质食品”荣誉称号。2003年 “某”牌某酒、老某酒被认定为“国家质量卫生安全全面达标食品”。2011年某牌老某酒被评为陕西省名牌产品。
 

    2004年5月19日,某公司申请注册“老某某”(横向排列)商标,2006年6月14日商标局予以核准,商标注册证号为第4072651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注册有效期限自2006年6月14日至2016年6月13日止。2012年2月7日,某公司取得第9098154号“老某某”(纵向排列)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注册有效期限自2012年2月7日至2022年2月6日止。2012年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某公司“老某某”商标为陕西省著名商标。2014年陕西省人民政府授予某公司生产的某牌某某酒(浓香型)为陕西省名牌产品。


    2000年9月26日,榆林市某乡酒业有限公司成立。2003年1月7日,取得第3027492号“榆林某”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注册有效期限自2003年1月7日至2013年1月6日止,后经商标局核准有效期续展至2023年1月6日。


    2004年4月19日榆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榆林市预包装食品标签审查合格证》记载有:产品名称(品名)“三年某榆林(白酒)”。2005年陕西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出具的检验报告记载有:产品名称“某榆林(45%)”等内容。2006年榆林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出具的检验报告记载有产品名称“某榆林酒(45%)”等内容。2012年榆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榆工商函[2012]169号函中记载有榆林市某乡酒业有限公司注册的“榆林某”、“某榆林”、“金榆某”商标已被认定为陕西省著名商标及榆林、延安地区几家酒厂均生产过以名称中包含有榆林、延安字样的酒类产品。
 

    2014年8月5日公证人员与某公司委托代理人来到西安市新城区某路中段的门头为“某超市”的商店,由某公司委托代理人在该店内购买了240ml简装玻璃瓶装“小某”白酒三瓶,并取得收据、小票各一张,同时对该店面门头及所购物品进行拍照。


    2003年榆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榆工商函[2003]117号函中记载榆林地区几家酒厂曾生产过“某榆林”白酒、某牌“某某某”白酒,“榆林某”红枣白酒,“榆林某”白酒,“某新榆林”白酒等多种包含榆林字样的白酒。2015年2月西安市工商部门作出的西工商新通字(2015)001号责令改正通知书载明,责令某某烟酒店停止销售侵犯某公司“某榆林”注册商标的“小某榆林”酒。


    某公司明确其诉讼请求的权利基础是第4072651号“某榆林”商标。某乡公司的商标侵权行为是:在其生产、销售的产品上使用了与涉案第4072651号“某榆林”商标近似的“小某榆林”商标。烟酒店的商标侵权行为是:销售使用了“小某榆林”商标的侵权产品。另称其在本案中主张的200万元经济损失中包括合理费用约为1万元,就合理费用无证据证明。某乡公司认可公证处封存的实物均系其生产和销售。称其在涉案酒商品上使用有自己的商标,仅将“小某榆林”字样作为商品名称使用,因其包装小巧又产自榆林,因此取名“小某榆林”,“小某榆林”是其特有的商品名称。某乡公司称其该产品为“榆林某”牌小某榆林酒,即烟酒店所售涉案封存的同种产品。某公司及某乡公司各自生产的白酒上均突出使用了“某榆林”及“小某榆林”字样。


【裁判结果】


    西安中院一审认为,某乡公司使用的“小某榆林”字样与某公司的“某榆林”商标虽然在文字部分具有相同元素“榆林”二字,但不足以证明某乡公司在其生产的白酒产品上使用“小某榆林”字样易使消费者产生混淆、误认,不构成对某公司“某榆林”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于2015年9月28日做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榆林市某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陕西高院二审认为,某乡公司在涉案产品包装上使用的“小某榆林”标识起到了区别和指示商品来源的作用,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在某公司持有的“某榆林”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情况下,作为同处一地的同行企业,某乡公司在涉案产品包装上使用与“某榆林”语意上亦存在一定内在联系的“小某榆林”标识,该标识与“某榆林”注册商标构成近似。而且某乡公司对“小某榆林”标识在产品包装显著位置单独突出使用,在字体大小以及颜色上,均比其商标、企业名称信息等字样更加明显;同时,涉案“小某榆林”标识与“某榆林”商标字体相同,书写形式几乎一致,排列以及在构图中心位置均相同。而涉案白酒价格较低,相关消费者注意程度较低,施以普通人的注意义务,很难将二者相互区分,容易导致相关消费者产生混淆误认。在案证据亦不足以证明某乡公司早于某公司“某榆林”商标的申请注册日使用“小某榆林”标识,该公司并不享有在先权利。故某乡公司构成商标侵权,应承担相应责任。但榆林地区的确存在以榆林加前缀或后缀为商标或产品名称的传统,对此现实在保护力度上亦应予以考量。因此某乡公司应当进行合理避让,在不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前提下,规范使用其产品名称。由于某公司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具体损失数额及某乡公司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具体收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为制止侵权所花费的具体合理费用,酌定某乡公司赔偿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于2016年4月8日做出二审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榆林某乡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榆林市某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商标注册证第4072651号“某榆林”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并在本判决生效后的生产、销售中规范使用其“小某榆林”产品名称;三、榆林某乡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榆林市某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合理费用5万元;四、驳回榆林市某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例推荐单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专家点评】


    该案一、二审法院作出截然不同的认定和判决,除对商标近似的判断标准存在一定分歧,更反映出法官裁判思维和理念上有不同的侧重,尤其是对于存在历史沿革因素的商标侵权如何保护注册商标专用权人的合法权益,即用怎样妥当的方式在历史沿革与知识产权保护之间取得平衡。该案一、二审法院均认可了延安、榆林地区多企业已形成“地名+前缀或后缀”的白酒命名方式。一审法院认为法院应当尊重历史沿革,尽量不去司法干预。二审法院认为,随着企业商标意识的提高,以及商品流通的地域范围不断扩大,原本相安无事的很多具有一定发展历史的品牌之间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冲突,要厘清当事人的权利,应当在商标法的框架内尊重历史形成原则,兼顾知识产权的保护及市场的公平竞争,妥善解决对于这种涉及到含有知名地名的商标保护问题。陕西高院在二审判决中强调,在尊重历史的沿革的同时要考虑到某乡公司使用“小某榆林”作为产品名称具有一定的历史因素,故而未判令该公司停止使用“小某榆林”标识,而是认为该标识的使用应当限定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只能用来区分产品类型,不能采用商标性使用的突出方式。二审法院在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予以认同的同时作出了完全不同的法律认定,除了考量了商标自身和当地特有因素,还对如何在尊重历史原因的同时厘清权利界限作出了认定,体现了一、二审法官裁判理念与思路上的差异。


    (点评人: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杜豫苏)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20 [陕西省法学会  www.sxfx.org.cn] Powered By [西部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