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20年4月7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加强对“传媒反恐”的构建与管理

 

西安交通大学教师王曦苑

 

  国内外持续的强力反恐挤压了恐怖主义在现实中的生存空间,大众传媒业的兴起则为恐怖主义提供了广阔的活动舞台。通过对昆明暴恐案件发生后国内外几大媒体的报道实例进行文本分析,可知恐怖主义与大众传媒存在着互相需要的特性,我们要正式这种特性,并通过构建“传媒反恐”的模式来为加强对大众传媒的引导和管理,让传媒为我们的反恐工作添加助力。

 

  一、恐怖主义与传媒的互相需要特性

 

  恐怖主义的政治属性和大众传媒追逐新鲜事物的本能决定了二者之间存在着互相需要的关系:

 

  (一)恐怖主义信息对媒体具有吸引力

 

  1.媒体自身特性需要

 

  媒体是面对社会公众的舆论平台。社会公众的关注焦点一般来说就必然成为大众传媒的追逐对象。以《人民日报》等为代表的官方媒体,其侧重点不在于发行量,因此其报道更多地倾向于代表党和政府向公众发布信息。而一般的民间媒体,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媒体需要吸引社会公众的眼球,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新闻价值观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扭曲。

 

  2.媒体背后利益驱动

 

  大众传媒作为广泛向社会发声的喉舌,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舆论话语权,这种话语权必然被利益群体所掌握。有观点认为大众传媒的职能就是努力说服大众。即使通过看似客观公正的新闻报道,传播者也完全可以通过调整刊载的版面、播出的频率等手段,对传媒的受众施加潜移默化的影响,从而达到说服的目的。而这种说服必然具有某种立场的影响。

 

  (二)媒体对恐怖分子具有利用价值

 

  1.宣传恐怖,传授方法

 

  恐怖主义的政治性要求恐怖组织必须要想尽一切方法提高自身影响力,同时利用媒体宣传自己的“成功经验”,方便后来者效仿。恐怖犯罪扎堆出现、方式近似甚至雷同,媒体有意无意的“经验宣传”功不可没。恐怖分子在预谋并发动恐怖活动的过程中会发生类似于分子扩散的现象,即通常较大的恐怖事件会引起一系列较小的恐怖活动,甚至出现恐怖事件持续发生的情况。这说明恐怖犯罪活动会呈现一种特定的扩展趋势,并不是简单的操纵者的随意组织。媒体的这种“范本鼓动”效应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成功的恐怖犯罪本身对于世界各地恐怖组织的强烈刺激和鼓动,使得恐怖主义犯罪扎堆出现。第二是恐怖犯罪方式、思路、战术的相互“学习”。

 

  2.渲染暴力,影响社会

 

  恐怖主义活动通过散播恐怖氛围、制造社会恐慌,来引起社会混乱。兰特公司的恐怖分子研究专家布莱恩·詹金斯( Brain Jenkins)曾说,“恐怖分子想要大量的人去看、去听,而不是大量的人去死……因此,作为一种戏剧性的犯罪,当媒体对之进行大规模的报道时,便‘使之有了大量的观众,创造出没有这些媒体时此种事件所无法企及的冲击效果’。”[恐怖分子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借用大众传媒,使得“媒体的能量就成了恐怖主义的能量”。

 

  3.收集资料,调整策略

 

  媒体对恐怖主义犯罪活动第三方面的“贡献”,在于在恐怖活动尤其是规模较大、时间较长的恐怖活动实施过程中,媒体的实时报道通过电视新闻、网络将警方、军方的最新动向、部署实时反馈给恐怖分子,使恐怖分子能够及时根据军警方面的部署调整自己的战术策略,大大增加了军警打击恐怖主义的难度。并且恐怖分子已经开始利用媒体和网络来搜集相关的信息并加以利用。

 

  二、加强对“传媒反恐”的构建和管理

 

  基于大众传媒与恐怖主义互相需要、互相利用的特性,并且引起诸多反恐阻碍的现状,我们应加强“传媒反恐”的构建与管理,并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加强媒体的自律建设

 

  应强化媒体的自律建设,媒体在报道恐怖主义犯罪活动时,必须遵守以下自律准则:

 

  第一,克己节制,介入恐怖事件时避免滥用新闻自由。传媒若是没有强大的自律意识,在介入恐怖活动的报道时很容易被恐怖分子所利用。西方有些媒体甚至反复播放恐怖活动现场、对恐怖分子的采访录音、视频等。不懂得自觉克制,以至于成为恐怖分子的传声筒。此外,在官方处理恐怖事件期间,媒体随意地参与并无节制发表言论会对处理过程起负面作用,阻碍最好解决方案的实现。

 

  第二,态度明确,对待恐怖分子时注意保持适当态度。西方很多记者在采访、报道恐怖活动领导人时,对待其的态度与对待政府官员等毫无二致。这会使得政府处于被动地位,并且给大众造成恐怖分子也应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的错觉。恐怖分子若是面对电视镜头陈述其政治主张、鼓吹其暴力主义,更会给部分不明是非的大众造成思想混乱。所以媒体要注意对待恐怖分子时的态度,对其言论或者寄送的文字或影响资料等要自觉审查,在恐怖分子鼓吹其政治目的时应直接驳斥。

 

  第三,张弛有度,报道恐怖活动时应当注意把握度量。各传媒在报道中要自觉考虑传媒的社会影响,自觉避免充满暴力、血腥的细节。首先,过度血腥的图片、影像等具有很强的震撼力,对社会大众的影响不可估量。恐怖活动的二次传播甚至会引起心智不成熟立场不坚定的社会大众对暴力恐怖的崇拜和效仿。其次,这些血腥的细节有悖于新闻伦理和职业道德,会使得恐怖活动受害者及其亲属受到精神上的二次伤害。最后,这容易引起其他恐怖分子的效仿,并且客观上为恐怖分子活动起了鼓舞士气的作用。

 

  第四,内容适宜,报道恐怖活动时注意配合政府行动。媒体在新闻报道时一定要注意报道内容,对恐怖活动的报道不能仅仅考虑收视率和关注度。要有主见,绝不盲从,坚持以“反恐”为本。对于应当保密的内容如人质身份、政府行动计划、地形特征、地点特殊性等内容一定要严格保密。避免使媒体成为恐怖分子的情报来源。

 

  第五,立场坚定,报道恐怖活动时坚持国家利益至上。媒体在恐怖事件的报道中要自觉承担起社会责任,坚守职业精神。媒体从业者要以国家发布的信息和权威媒体发布的信息为准,坚持“快报结果,慎报原因”。恐怖犯罪活动报道中媒体不仅仅是简单的传播信息的主体,更承担着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利益和人民利益的重任。媒体要自觉从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角度出发,谨慎斟酌某些新闻是不是能公之于众、何时公之于众。此外,不能仅发布恐怖犯罪活动的新闻,同时要报道政府和法律对其的处罚措施,以达到威慑的效果。

 

  第六,讲究策略,报道恐怖事件时采取合理报道方式。新闻媒体的报道可能会通过渲染与传播对其他恐怖分子起到提示和启发的作用,所以,要严守准则,杜绝传媒业成为恐怖主义舆论平台的可能。首先,不直接呈现恐怖分子的声音、影像或观点等,可采取记者转述或者解释性引述的方法。避免恐怖分子煽动受众情绪。其次,对于恐怖事件,以实事求是的方式发布新闻。不要细致描写恐怖片段,不能采用夸张言辞。再次,向民众告知恐怖主义危害、背景等要同期于其事件的发布,这样才能使民众了解其危险。以便于受众全面了解恐怖主义的反人类性,从而对恐怖主义活动做出客观公正的判断。

 

  (二)加强对媒体的引导和管理

 

  要正确认识媒体在反恐、防恐斗争中起到的作用,既对媒体与恐怖主义互相需要的特性有清醒认识,又要充分发挥媒体在反恐工作中的积极作用。既要保障新闻自由权和公众知情权,又要保证反恐活动不受影响,并借助媒体的力量给反恐活动增加助力,这就需要国家和政府制定合理的媒体政策,与媒体建立良性的往来关系,使媒体资源自觉接受和配合政府的管理活动。

 

  第一,利用大众传媒,进行管控宣传。应建立统一的反恐防恐部门体系;由反恐专门机构管控主流媒体舆论;政府要加强反恐宣传和教育工作;通过舆论帮助建立正确危机意识;传媒反恐报道明确舆论打击范围;媒体统筹协调形成舆论宣传合力,传媒大量进行恐怖主义负面报道。

 

  第二,通过大众传媒,进行教育影响。应将传媒变为驳斥极端思想,感化、瓦解恐怖组织,传播如何应对紧急情况的常识和恐怖袭击后进行社会心理干预、治疗的阵地。

 

  第三,运用大众传媒,进行舆论引导。战略层面要从获得国际舆论支持、鼓舞国内民众信心、打击恐怖组织士气层面出发;战术层面可以制造一些假新闻,起到迷惑、误导恐怖分子的作用;自由层面可以参考“明显和即刻危险”原则来掌握对新闻自由权的干涉尺度。

 

  第四,管理大众传媒,进行法律防御。一是《反恐怖主义法》中明确了恐怖主义活动、恐怖主义犯罪等概念,并建立涉恐舆论的法律规制。二是《反恐怖主义法》中明确涉恐谣言和恐怖资讯的认定方法,明确对编造、传播恐怖信息的认定及处罚措施。三是在《反恐怖主义法》对传媒报道进行规制,严格控制国家利益与公民权利的平衡。四是依法成立舆情监管机构,组建涉恐舆情信息的收集和网评专业团队。五是重视网络传媒平台的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