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理论研究

现行宪法五次修改的八点经验

 

  一是坚持党对修宪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在我国宪法修改过程中,始终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把党的领导贯穿宪法修改全过程,确保宪法修改的正确政治方向,最大限度地降低修宪可能引起的政治和其它风险,确保修宪工作有序进行。这已成为我国宪法制定和修改工作的重要特色和优势,也是党对国家全面领导的必然要求。无论是1954年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的制定,还是1982年全面修改宪法的过程,以及1988年以来的5次宪法修改中,都始终坚持了这一重要政治原则。

 

  二是推进国家指导思想的与时俱进。国家指导思想是宪法制定、宪法修改、宪法解释以及宪法实施整个过程中的思想原则和行动指南,是“宪法的灵魂”。一部宪法是否科学,首先要看指导思想是否正确。1982年宪法将“四项基本原则”确定为指导思想,1999年、2004年宪法修改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写入宪法,2018年宪法修改将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宪法,在国家指导思想上实现了一次又一次历史性飞跃。

 

  三是宪法修改与改革良性互动。每次宪法修改,都为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提供宪法依据。1993年宪法修改将“改革开放”载入宪法,使改革开放成为宪法规定的国家目标与政策;2018年宪法修改进一步确认了改革在国家发展中的正当性与合宪性,为处理宪法与改革的关系提供了宪法框架。经济体制改革方面,1988年修宪对私营经济的地位和作用、土地使用转让等问题作了规定;1993年修宪写入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1999年宪法修改确立了我国“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2004年修宪则明确“国家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政治体制改革方面,通过不同时期的宪法修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健全和发展;国家领导体制通过宪法修改不断得到完善,保持了我国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稳定性;法治国家建设日益完善,确立了宪法的最高法律地位,明确了宪法规范中国家形象的建构目标;监察体制改革合宪性基础得到确认,监察制度入宪,等等。

 

  四是国家发展目标不断丰富完善。历次宪法修改均注重对宪法序言第7自然段中有关国家指导思想、基本路线、根本目标等内容的修改,这是我国宪法发展的重要特色。在历史阶段方面,1999年宪法明确“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2004年宪法进一步明确“我国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国家目标方面,1993年修改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2004年修改增加了“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要求;2018年宪法修改中序言第7自然“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规定,将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加以宪法化,使之成为宪法的规范表述,在根本法中确立了国家发展方向。

 

  五是坚持宪法稳定性与适应性的辩证统一。历次修宪,都体现了坚持对宪法作部分修改、不大改、可改可不改的不改的原则,力求保持1982年宪法的稳定性。如,2004年宪法修改加入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虽与原第33条规定的内容彼此间有明显差异,但并没有单设1条,而是作为第33条第3款,尽量保持宪法原条文序号的不变。再如,2018年宪法修改征求意见过程中,不少方面提出在宪法序言中增加“市场经济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表述。有关部门研究后认为,在宪法已经规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情况下,市场经济的地位问题可通过宪法解释完成,属于可改可不改的问题,因此决定不作修改。

 

  六是坚持宪法民主性价值与科学性价值的统一。1982年宪法全面修改以来,历次宪法修改均强调广泛征求意见的重要性。每一次修宪均经历了科学的论证过程和社会意见征求阶段,使人民意志在宪法修改过程中得到充分展现,也保证了宪法修改内容符合人民的期待。如1982年宪法修改工作,自1980年9月10日五届人大三次会议接受中共中央建议决定成立宪法修改委员会到1982年12月4日五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前后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讨论与论证工作。在此期间,宪法修改委员会广泛征集和认真研究各地方、各部门、各方面的意见,并在形成宪法修改草案后交付全民进行讨论。2018年宪法修改中,第一轮宪法修改意见达2600多条,经过类型化后形成180多条,最后形成为21条修正案。

 

  七是积极运用宪法修正案的方式。1988年2月27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确定以宪法修正案方式修改宪法,认为这样的方式有利于维护宪法的长期稳定性。从此,这一修改宪法方式被肯定下来,1993年、1999年、2004年及2018年的宪法修改均沿用了修正案模式。其优点在于,修正案的文本包含了实质性的宪法修改提议,但其作为宪法文本之外的“独立法律文件”而被修宪机关通过,在形式上避免了对宪法原文结构的调整,有利于维护宪法的稳定性、权威性与可持续性。

 

  八是通过宪法凝聚共识。宪法在凝聚社会共识、维护国家统一与主权、维护国家法制统一、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与自由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是人民实现美好生活期待的根本保障。在未来国家治理中,人们更加关注宪法发展的未来,期待通过宪法实现美好和谐的生活。未来我国宪法的发展必然要立足中国、具有国际视野,以解决中国问题为使命,运用宪法原理解释宪法现象,阐释现实事件或制度运行过程,探索宪法本土化的发展途径。要让全社会认真对待宪法,让宪法中蕴涵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价值与共识重新回到社会生活,以宪法的力量建立、捍卫并发展社会共识,切实实施好宪法,使宪法成为有生命力的国家根本法。

 

中国法治论坛2018)主旨发言摘编之一 

来源:中国法学会要报2018年第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