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理论研究

构建城市地铁暴恐防范体系的相关建议

 

  日前,中国法学会主办的“第十二届西部法治论坛”一等奖获得者,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汪鹏博士、反恐博士研究生吕江鸿撰文,采用灾害应用学与犯罪学相结合的新研究视角,针对我国城市轨道交通面临的反恐压力,采用脆弱性指标法(SOVI)构建城市轨道交通暴恐防范模型,并组织科研团队针对西安城市地铁进行实际调研获取大量一手数据,提出了具有实际价值的具体建议。该研究成果对于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战略,构建机场、超市、火车站等人口密集区域安全体系具有极大的推广价值。

 

  一、采用灾害学与犯罪学相结合的新研究视角,突破现有暴恐防范体系盲区。将灾害学中脆弱性理论与犯罪学中预防犯罪思想相结合,通过数据建模的方式,动态考察交通枢纽实际运行情况的方法成为本文跨学科研究的理论创新。从完善我国《反恐怖主义法》的角度,运用灾害管理中脆弱性理论、层次分析法、多级可扩理论,建立地铁遭恐怖袭击风险评价动态模型,并组织团队实际采集分析西安城市轨道系统的具体数据,提出具体的有效应对恐怖袭击方案。该种理论创新,一方面解决了我国应急预案灵活性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为预防大规模人员伤亡提供解决思路,符合我国轨道交通发展实际。各地城市轨道运行模式也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单线独立运营模式,发展为数字化的多线网络运营模式。单线独立运营模式不存在线路之间相互影响,属于相对封闭的运行状态。与此相反,数字化多线网络运营,线路之间关联度高,地铁站点之间复杂程度加剧,一点出现问题很容易波及整个地铁网络,加上现代信息快速传播所引起的社会恐慌也更加强烈。并且,城市地铁设计高度的复杂性。数字化多线网路的运行线路全部依靠数字设备进行复杂计算掌握,对设备有较高的要求。在多变的外部环境干扰下,系统整体的可靠性将会受到影响。在受到恐怖袭击的情况下,虽然在发生时产生的实际效果范围半径仅限于地铁运行中的某一点,但是由于遭受恐怖袭击使得局部功能失效,设计的高度复杂也会使得恢复功能变得越发困难。如果不能提前设计紧急预案并动态考察,一旦发生恐怖袭击往往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

 

  二、关于应用脆弱性科学理论与地铁恐怖袭击风险评价模型的城市防暴恐的工作机制。一是脆弱性科学理论的理解与应用。脆弱性概念是由Timmerman P.在1981年首次提出,主要涉及的领域是灾害预防与应急模式的构建。灾害社会科学理论从最初以灾变社会行为研究发展到以灾害脆弱性为整合话语基础的新兴学科,经历了单纯自然科学的灾害研究、社会科学介入研究、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并驾齐驱的发展阶段之后,在1990年代末,开始进入巨变时期。二是推动地铁恐怖袭击风险评价模型。脆弱性指标的确定,主要是采用了Delphi专家咨询法和层次分析法相结合,得到各项权重系数,参照国家和行业相关法律、法规、标准及技术规范对固有脆弱性和安全补偿因子中的评价指标进行分级化处理,确定相应的标准。三是设立科学的考核标准。充分考量了有关地铁运营安全风险模型 、物力脆弱性地铁模型 、交通工具火灾危险性评价模型、恐怖袭击风险减缓模型等研究模式 ,作者增加了数字化多线网络地铁中,“操作的复杂性对工作人员职业道德的要求”而建立。

 

  三、关于完善城市地铁实证研究调查评估的相关建议—以西安地铁为例。调研团队组织西北政法大学本科生,研究生以及反恐博士生,根据数据模型对西安城市地铁的实际运行情况进行调研。调研的内容主要针对群众和地铁工作人员展开。群众如何应对恐怖袭击,是否接受过逃生教育;手机信号中断如何逃生;恐怖劫持,是否主动反抗;测试了遇恐怖袭击后撤离时间;在恐怖案件或者突发意外的情况下,建立逃生通道、警察搜捕通道、医护救援通道的有效性和科学性等内容。通过对379名乘客,48名工作人员的重点询问以及实际调研,发现一下主要问题:第一,群众普遍没有接受过逃生教育,对是否应当反抗恐怖劫持,如何逃生等问题无法做出明确回答;第二,遭遇恐怖袭击的逃生时间,大大超过三分钟的“黄金逃生期”,主要原因在于地铁站内乘客路线混乱,没有明确的指示标志;第三,缺乏建立相应通道规范,导致救援通道、逃生通道和恐怖分子进攻路线存在重合的可能性。第四,在地铁安检中,菜刀等刀具存在漏检、不捡的问题。第五,地铁工作人员存在外语沟通能力较差的问题,与对外开放型城市的要求还有一定差距。

 

  四、关于城市地铁遭遇恐怖袭击后,“恢复力”测试的相关规定。根据灾害预防理论,对恐怖袭击建立应急预案在考虑到脆弱性指标的同时,必须考虑到“恢复力”的程度,即短时间内恢复地铁基本秩序的可能性。重点是对上述调研对象,在发生恐怖袭击之后,是否可以及时采取医疗、警备、消防、人员疏散、电力供应等“恢复力”相关问题进行实地考察等。通过上述调研数据可以发现,在应对紧急状态的恢复能力考查中,警力配置充分,医疗资源分布较为合理。均设置了多个逃生通道,并且航天城站的逃生通道与市政府划定的避难场所直接相连。三是发现在制度落实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例如调研对象地铁站周边的5公里内的医院急诊科室长时间处于饱和状态,无法第一时间完成联动响应任务;保安单独巡查列车,无法充分应对突发事件;逃生指示标志不明确等软硬件相关问题。上述问题暴露出制度执行力度不够,责任意识需要加强等问题。

 

  五、关于城市地铁整改建议与完善措施的相关规定。建立安全防范体系是预防犯罪的重中之重,在地铁恐怖袭击的风险模型设计中,结合现有安全评估已有学说和模型,增加了工作人员职业道德的项目考察,以确保适预防恐怖袭击的实际需求。根据调研数据,笔者提出了具体建议:一是依据《反恐怖主义法》,构建暴恐犯罪防控的专项应急预案;二是强化地铁管理人员定期应急演练,建立有效“黄金救援时间”制度,强化乘客路线设置的合理性与科学性;三是强化医疗、交通、电力、警察等不同应急单位的协同演练,保证突发事件发生时有条件采取科学有效的手段。四是安检和列车巡逻采取“警察+安保人员”模式,杜绝走过场现象;五是利用网络平台,有针对性的对中国人和外国人进行普法宣传,增强群众防范意识。为此,以西安城市地铁的实际运行情况为考察对象,提出了在脆弱性和恢复力所存在的不足以及改进方案。调研过程中得到西安市公安局大力支持,正在将调研成果进行转化。在现阶段,在犯罪学领域,将上述理论运用道防范恐怖袭击体系建立的成果较少,希望通过实务部门的验证,对地铁防暴恐的研究有积极的促进意义。

 


              

陕公网安备 61010402000285号